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G2时代的中国能否扭转国内经济颓势
添加时间:2009-04-02  作者:侯耀晨  文章来源:《中国商人》杂志    评论10条    点击次数:5576

  当前的全球性经济危机正在深度漫延,它将在何时结束,是乐观人士估计的两年还是会持续更长时期?它将给未来的全球经济版图带怎样的新格局?目前全球各国正在大力推进的经济刺激政策是否会在能在一定程度上奏效的同时带来新的危机?尤为重要的是,当全球的目光纷纷投向似乎风景这边独好的中国时,中国究竟应如何把握这次同样是“百年不遇”的考验?

  当然更迫切的问题是,中国一系列经济新政能否在今年成功扭转国内经济的颓势?

  对于全球经济的恢复,世界看好的是“金砖四国”(中国、巴西、俄罗斯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势力在危机中的平衡作用。而最早提出中美“G2”构想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弗雷德伯格斯登,则期望“美国要鼓励中国在全球经济中承担更多的责任,就应该和中国分享全球经济的领导地位。并且建议,美中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应进一步升级为“领导世界经济秩序的两国集团格局”。

  与雷德伯格斯登的观点不同,温家宝总理强调中国必须首先解决好自己的问题。我们也看到一些复杂的博弈正在进行——当中国频频出手给各重要贸易伙伴送上“大礼”时,中国的东海、南海地区去颇不平静。未来的中国,究竟会扮演一个力挽狂澜的智慧者,还是有可能随同世界一起进入“失去的十年”?

  对此,安邦集团新近推出的《寒冬过去是春天吗?——2009年中国经济展望》分析报告与当前主流的见解多有不同。本期我们选发了“报告”的第二部分:《2009年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并特为专访了安邦集团董事长陈功先生,安邦集团副总经理、安邦研究总部高级分析师贺军先生,以下是此次访谈实录:

  第一篇 陈功:凯恩斯主义,是个骗局

  访谈整理/ 本刊记者 侯耀晨

  《中国商人》:张五常认为,中国三十年的经济奇迹来源于“县与县之间的激烈竞争”。也有人认为中国区域经济的激烈竞争将中国地方政府拉入拼资源、拼优惠政策、拼内耗的恶性竞争泥潭。同时以这种恶性竞争为动力的初级增长模式也使当前中国拉动内需成为一个难题。您如何评论这两种观点的分岐?

  陈功:中国经济奇迹可以用不同的视角、不同的理论框架来解释,张五常先生的解释相当别具一格,但对中国如此之大的一个国家,单纯用县与县的制度关系来解释,似乎偏狭小了一些。可能更好的解释,应该是城市与乡村的关系。

  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中国城市化的速度相当快,现在很多农村中的实际人口,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子,年轻人都到了城市去打工,实际中国城市化的比例,恐怕还要高。这显然对中国农村社会以及整体经济效率是有严重影响的。另一方面,假如中国每个农民需要每年2000元的社会保障以及公民福利,那么10亿农民每年就是2万亿,改革开放30年,就意味着60万亿的资金。这笔资金本来应该在农村,但实际却是农村没有城市有,我们的经济奇迹是以社会福利的极大削弱为代价而形成的,经济学家们通常都很关心GDP增长率,但这个数字的背后,实际是一种血汗增长率。而在制度压力之下,巨额资金用于城市,当然会支持城市化的发展,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

  至于县与县的制度清晰,恐怕从宋朝、明朝、清朝开始,中国就是如此了。

  《中国商人》:张五常认为,挽救当前的全球经济危机有三个选项:其一是以凯恩斯为鼻祖的宏观派,主张政府花钱投资,刺激消费。其二是以佛利民为掌门的货币派,主张增加货币量与借贷,从而在制度中加些滑油,使收入与财富上升。第三个选项是张五常的“微观派”,主张“取消工会与最低工资,先让工资与物价下降,增加就业与企业的租值,跟着带动财富与收入的增加。”安邦对此三种救市理论持何见解?

  陈功:全球经济危机并不是每次都是相同的原因,“全球危机”一词是现实的,但“全球经济危机”一词,却是模糊的。什么是危机?什么是经济危机?经济危机是如何形成和运动的?这里面还有诸多的理论问题,值得经济学家们深入研究,现在也不断听到有新的成果出现。

  人类在这方面的认识,是不断增长中的。

  我个人以为,大致而言,对于经济危机,凯恩斯那派的意见,要想真加以落实,其实有假定条件。只有那种在世界上取得支配性地位的国家,才有可能使用这种方法去缓和危机。凯恩斯当年是对着日不落的大英帝国说的,此后的美国也可以使用,因为他们当时都符合全球支配性地位——这个假定条件。

  以现在的美国来看,它可以借债,向中国借债,向石油输出国组织的成员国来借债,这些“有钱的国家”,可以提供资金,让美国来实施凯恩斯的那一套。你试试看,如果津巴布韦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你看中国会提供资金购买它的国债吗?

  在这上面很多经济学家非常糊涂,照搬经济学理论,搞形而上学的那一套,这对中国经济增长非常不利。一个简单的问题是,中国政府的财政里面没有钱,或是没法像美国那样搞全球发债,这种情况下,如果中国也搞凯恩斯主义,谁来买单?美国有中东国家和中国来买单,中国恐怕只有让老百姓来买单吧!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种凯恩斯旗号下的所谓的经济刺激方案,是否真的有用,大家立刻就知道了。

  所以,凯恩斯主义,是个骗局。

  与凯恩斯相比,佛利民的主张稍微好一些,毕竟它的主张,较为均衡地针对整个经济体,而且对经济的周期,干扰不大,毕竟添油加醋。吃点药,可以缓解一下痛苦。

  我是比较看好货币学派的意见的,在当前而言,这几乎是唯一可证明能被有效制度化的经济学主张。比如美联储的表现,就可说明央行可以通过利率的调整,发出制度化的货币供应信号,来进行一种理智地调节。央行会不会犯错误呢?当然会的,但这是人的问题,而不是制度的问题。

  我想,货币主义,还是有希望的。

  至于张五常先生的主张,“取消工会与最低工资,先让工资与物价下降,增加就业与企业的租值,跟着带动财富与收入的增加。”坦率的说,我感觉到理解困难,因为此举显然意味着巨大的社会痛苦。说了半天,是让老百姓付出代价,吐出钱来,让企业增加收入和财富积累。如果我们谈危机的话,这种主张本身是加剧危机的实现,而不是削弱之。

  我知道有人担心劳工组织的制度膨胀,这的确会发生,比如美国的汽车工会,但也用不着过敏。简单来说,一个是法律,一个是知识,一个是经济运行规律,会让这种劳工组织的制度膨胀受到约束。现在的时代,不是希特勒的那个时代,老百姓有能力认识到,谁是肇祸者。所以,不宜用对抗性的观点来认识劳工组织,更何况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劳工组织。

  对于危机而言,我认为解决方案,没有好的,只有不坏的,否则这个世界就没有危机了。难道不是这样吗?从系统论的角度来看,危机只是一种系统发生自组织,从无序走向有序的临界点。

 

当前是第1页     共9页  【1】【2】【3】【4】【5】【6】【7】【8】【9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1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