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结构调整 样本解读 乐凯——当胶卷已成往事
添加时间:2010-05-13    文章来源:    评论0条    点击次数:897

  乐凯,曾被誉为“中国感光材料行业的一面旗帜”。因为有了乐凯,我们用上了质优价廉的国产胶卷;因为有了乐凯,美国柯达、日本富士等国际巨头独霸中国市场的构想没有变成现实。乐凯,曾被视为民族企业的象征,寄托着我们太多的期待与梦想。 
     然而,数码时代扑面而来,传统胶卷生产企业举步维艰。乐凯的未来,在许多人心里成为悬念。 
  如今,乐凯在做什么?这座曾经创造过共和国感光工业无数第一、承载着无数国人彩色梦想的胶片城,面对数字技术浪潮,能否继续生存发展?能否继续书写新的传奇?带着这些疑问,本报记者走进乐凯,寻找答案。
     带上小巧的数码相机,轻轻按动快门,影像即刻清晰呈现。数字时代,照相变得如此轻松快捷,胶卷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当人们乐享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时,一家企业却被数字化洪流卷进严峻的生存危机之中。
     它就是乐凯,曾经的“中国胶卷之王”。
  用胶卷记录下的辉煌,已定格为历史
     2009年12月1日上午9时,雾锁保定古城。位于保定西郊的中国乐凯胶片集团公司院内,胶卷生产车间冷冷清清,因没有新订单,生产线这些日子一直都停着。 
  “这里曾是乐凯最繁忙的车间。”总经理办公室对外事务部高级主管尹培军感慨地说。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乐凯胶卷供不应求,生产线每天24小时满负荷运转,也满足不了需要。前来订货的车辆在院内排起“长龙”,乐凯宾馆几乎天天爆满。 
  用长长的胶卷记录下的辉煌,已定格为历史。 
  如今,乐凯胶卷年销量与1999年高峰时的销量相比,下滑四分之三,为公司带来的销售收入份额已不足5%。 
  数码时代突如其来,彻底改变了乐凯的命运。“尽管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我们就预感到数字时代正在到来,但到来的速度之快,却大大超乎了想像。”副总经理王英茹说。 
  “中国胶卷之王”就这样倒下去了吗?外界质疑乐凯,乐凯也在考问自己。 
   第三次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实际上,这已是乐凯第三次创业了。”王英茹说,乐凯从事的是技术高度密集型产业,从出生那天起,注定就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它一次又一次在市场风浪、技术革新中经受着考验。

  1958年7月1日,中国第一座电影胶片厂在保定西郊破土动工,这就是乐凯的前身。后来,中苏关系交恶,前苏联专家突然撤离,项目建设一度陷入僵局。依靠自力更生、自主研发,乐凯渡过了难关,生产出我国第一代黑白、彩色电影胶片,并将自主研发的航空航天胶片通过人造卫星送上太空。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电视方兴未艾,电影急剧滑坡,以电影胶片为主业的乐凯再次遭遇生死抉择。乐凯没有退缩,勇于“亮剑”,自主研发出我国第一代彩色胶卷、彩色相纸,从而打破了当时只有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才能生产彩色胶卷、彩色相纸的“神话”。 
  此后,乐凯胶卷以优良的品质、较低的价位走进消费者的生活,使美国柯达、日本富士雄霸中国彩色胶卷市场的坚冰不断融化。当时,人们习惯将柯达、富士、乐凯按其胶卷的主色调区分为黄、绿、红。在“黄绿红大战”中,乐凯坚守“阵地”,成为中国感光材料业硕果仅存的民族品牌。 
  实际上,数字化的苗头在胶卷市场一片繁荣的时候就已出现,只不过危机潜藏在冰层下。当冰层轰隆一声断裂开来,人们才真正意识到感光材料大势已去。 
  面对数字成像技术骤然兴起,乐凯并非无动于衷。沿着市场相关、技术相关的惯性思维,曾进行过一系列探索:与美国一家公司合资生产过数码相机、带胶卷相机,也探索过生产立体数码影像,但都没有成功。“一是对外部环境的判断,没想到数字化速度如此之快;二是对自身技术储备认识不足,进军电子行业,乐凯没有足够优势。”王英茹分析。 
  乐凯因此遭受到来自外界尖锐的指责,认为相比柯达、富士,乐凯转型的步子迈得不够早、不够大,导致以胶卷、相纸为主业的上市公司——乐凯胶片股份有限公司2000年以来利润每况愈下,至今仍未走出亏损的阴影。
  不转型,就只能坐以待毙 
  突如其来的数字化浪潮,令“红黄绿军团”有着共同的切肤之痛。 
  “好像钢铁公司突然被告知,新的材料已经研制出来,世界上再也不需要钢铁了。企业失去了赖以生存的环境。”富士胶片(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横田孝二一语道破了当时企业承受的压力。不过,他是以一种轻松的心情来回忆往事的。 
  据介绍,富士公司捷足先登,早已将业务重心转移到医疗及生命科学、印刷、文件处理、光学元器件和高性能材料上,而且利润颇丰。“今后的富士既不是胶片企业,也不是数码相机企业,应该把它理解成一家‘综合信息技术公司’”。 
  面对数码影像的全面“压迫”,全球最大的胶卷生产商柯达公司选择了“壮士断腕”般的转型。柯达宣布,长达74年历史的全球首款商用胶卷Kodachrome(柯达康)彩卷于今年底前停产,今后的发展将立足在商业图文印刷等领域。 
  2003年,柯达参股乐凯20%股份,希望通过加强与乐凯的合资合作、以感光材料的扩展来抵御数码行业的冲击,延缓传统产品在市场上的衰退。但事与愿违,原本计划合作20年的这桩“跨国婚姻”,只维系了4年就宣布分手。2007年,乐凯、柯达分道扬镳。 

  “柯达彩卷停产,悲壮地宣布了传统感光材料行业的谢幕。”业内人士评价。 
  不转型,就只能等死。乐凯同样别无选择。 
   结构调整,乐凯压倒一切的任务 
  新材料事业部是乐凯胶片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个新车间,今年10月正式投产。该车间的工作,通俗地讲,就是在太阳能电池基材上涂上一层薄膜,保护电池不怕风吹日晒,抵抗酸雨腐蚀。“车间130多名员工,大部分都是过去做彩卷、相纸的。”新材料事业部总经理柳青说,转岗到新车间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净化,过去换身干净的工作服就可以了,现在要求高度净化,比如感冒、咳嗽者,掉头屑的人不可以进入洁净室;男性不留胡须,女性不化妆不戴首饰;操作人员在洁净室内工作动作要轻,不做不必要的、易发尘或大幅度的动作,否则微米级的细小尘埃就可能导致一批产品报废。 
  据介绍,这是乐凯自主研发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也是战略转型的重点项目。该产品自开发以来申请中国发明专利3件,实用新型专利2件,其中授权1件,PCT专利1件。但目前仍处于市场“磨合期”,要等到明年才能见效益。 
   管中窥豹。新材料事业部面临的压力和挑战,正是调整转型下乐凯的缩影。“结构调整,是目前乐凯压倒一切的任务。”集团总经理张建恒说。 
  2005年,44岁的张建恒受命于乐凯危难之际。在认真分析乐凯集团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之后,新一届领导班子果断决定:没有竞争力的数码相机生产线必须关停;一切游离于乐凯主业及核心技术的产业探索必须止步。 
  乐凯以多年积累的“涂层、成膜、微粒”三大核心技术为基础,确定了今后的发展方向:照相材料向数码耗材、数码相纸等新型图像输出材料过渡,医用材料向新型数字医疗材料过渡,印刷材料向计算机直接制版等数字印刷材料过渡,拓展中高档薄膜及其带涂层深加工产品,争取用5年时间,将乐凯集团发展成为国内领先的中高档三醋酸纤维素(TAC)薄膜、聚酯(PET)薄膜的制造商和面向平板显示器、新型电子行业用带涂层薄膜深加工基地。 
  “2005年以来,乐凯投资新建了7个新项目,推动产品结构调整。”说起转型以来的新产品,集团技术推进部经理李保民如数家珍: 
  国家863计划项目之一的乐凯SA-5锐彩数码相纸研制成功,打破了国外公司对市场的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 
  医用干式非银影像记录材料的研发成功,标志着乐凯在微胶囊制备技术、高聚物分散体系挤压涂布工艺技术方面代表了国内最高水平; 
  TAC光学薄膜研发成功,改变了这类原材料全部依赖进口的局面。 
  据介绍,2005年到2008年4年间,乐凯集团资产规模增长了26.7%,利润增长了688.3%;上市公司第三季度实现利润环比增长,减亏势头强劲。 
  “在调整转型的路途上,乐凯仍在‘爬坡’,但走的方向是对的,曙光就在前面。”张建恒对未来充满信心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