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李端:赵州走出的“大历才子”
添加时间:2010-11-30    文章来源:河北青年报    评论0条    点击次数:1190

  唐朝大历年间,有一位行走在诗坛上的赵州人,《全唐诗》收录他的诗258首,编为3卷。他的《听筝》:“鸣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顾,时时误拂弦。”入选唐诗三百首。因是宴席中的即兴发挥,诗人得到了升平公主之驸马郭暧的厚赏,如愿得到了驸马府里一位姿色绝代且弹得一手好筝的美人“镜儿”。成就了一段风流才子配佳人的千古佳话。这位春风得意的诗人便是“大历十才子”李端。

  中唐诗人李嘉祐的侄子

  李端(生卒年约为743~782年)。字正己,赵州人。中唐诗人李嘉祐的侄子。从存世不多的资料里,我们已经无从得知李端究竟在赵州生活过多长时间,又是在哪年从这里出走的了,作为喜欢他的家乡人,便觉得是件很遗憾的事情。

  令人欣喜的是,我们从元代辛文房所著的《唐才子传》中发现了李端的踪影。辛老前辈说,李端少年时曾居嵩山访道,成年之后居庐山,曾拜诗僧皎然为师。唐代宗大历五年(770年)中进士,官拜秘书省校书郎。德宗时任杭州司马。他厌恶官场生涯,辞官到苏州虎丘山下隐居田园,晚年又居衡山,自号“衡岳幽人”。这个时期李端与卢纶、吉中孚、钱起、司空曙、苗发等人常在一起唱和,号称“大历十才子”。

  在他们这批诗人成名之际,“安史之乱”刚刚过去,社会凋敝,满目疮痍。盛唐时期的高才俊士如王维、李白、杜甫等相继去世。时代的盛衰变化,使他们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心灵深处异常痛苦。一方面,盛唐时代养成的士大夫积极入世的思想,使他们仍然关注着社会,试图在拯救社会中实现自己的抱负和理想。另一方面,他们开始寄情江湖僧寺,佛道两教的影响便日益在诗人心中加深。李端的经历应该是当时这部分人的缩影。他们的诗歌多借自然山水表现个人内心感受。如司空曙的《酬李端校书见赠》:“绿槐垂穗乳乌飞,忽忆山中独未归。青镜流年看发变,白云芳草与心违。乍逢酒客春游惯,久别林僧夜坐稀。昨日闻君到城阙,莫将簪弁胜荷衣。”诗的意境与盛唐诗明朗高扬而广阔气象已大不相同了。

  尤其擅长七言诗

  李端工于诗歌。喜作律体,亦擅长七言诗行,于大历才子中罕见。《旧唐书·李虞仲传》记述了他的一段趣闻,说汾阳王郭子仪的幼子郭暧,是唐代宗女儿升平公主的驸马。他喜欢盛集文士,即席赋诗,升平公主也喜欢诗词,每次宴客赋诗,公主都“帷而观之”,谁的诗好,她就赏绢百匹。李端等“大历十才子”多依附在郭暧的门下,并随从出游。

  一天,郭暧升了官,府中大宴宾客,令十子作诗助兴,曰:“诗先成者赏。”升平公主依旧坐在帷幕后面当评委。酒至微醺,李端诗成。他写道:“青春都尉最风流,二十功成便拜侯。金距斗鸡过上苑,玉鞭骑马出长楸。薰香荀令偏怜少,傅粉何郎不解愁。日暮吹箫杨柳陌,路人遥指凤凰楼。”这个郭暧,二十封侯,俨然官二代,背靠的是老子的大树,李端说他功成封侯,不过是酒席间给他戴个高帽罢了。驸马公主焉有不知?但听罢仍是喜上眉梢,当即以绢百匹赏之。

  这下,李端的朋友钱起不服气了:“李校书诚有才,此篇宿构也。愿赋一韵正之,请以起姓为韵。”李端笑了笑,略加思忖,立献一章:“方塘似镜草芊芊,初月如钩未上弦。新开金埒看调马,旧赐铜山许铸钱。杨柳入楼吹玉笛,芙蓉出水妒花钿。今朝都尉如相顾,原脱长裾学少年。”钱起这才服气了。

  因受时代的局限,李端的诗篇里,经常流露出消极遁世思想。诗作多为送别酬唱之句。但也有一些思想和艺术上较好的作品,如《巫山高》:“巫山十二峰,皆在碧虚中。回合云藏日,霏微雨带风。猿声寒过水,树色暮连空。愁向高唐望,清秋见楚宫。”此诗工于写景,深得白居易赞赏,认为是题咏巫山最好的四首诗之一。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