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侠义坚忍 英雄冀商
添加时间:2010-12-08    文章来源:长城网    评论0条    点击次数:917

  解析百年冀商的商业精神与经营情怀 

  开发东北、惠济京津、物流天下。历史上冀商作为北方的重要商帮,为中国商业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东来顺”、“全聚德[32.50 -1.40%]”、“狗不理包子”、“耳朵眼炸糕”、“十八街麻花”……这些耳熟能详的商业老字号都诠释着冀商曾经谱写的辉煌。 

  今日冀商,或许没有温商、粤商等一些商帮的名号响亮。 

  然而曾几何时,冀商在历史、规模、商业影响诸方面,并不比晋商、徽商、浙商逊色,也一度辉煌如火,如日中天。 

  近些年,不断有学者挖掘、披露出河北商人的史料,冀商在中国商业史上的真实一页慢慢重现,逐渐为人所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曾经的冀商也因为生活于燕赵这一不乏侠义之风的土地,而有着不同的商业情怀。 

  冀商一度成为中国近现代商业中流砥柱的冀商,以“和、诚、文、信”著称于世,这也是这一商帮的情怀和精神写照。 

  “三大帮派”和“四大作用” 

  如今所指的成体系的冀商,是始于清,在清末民初发展鼎盛。那时河北商人,便以“钻天的束鹿”、“药鬼子”、“皮猴子”等面孔,活跃在当时的商业经济舞台上,耳熟能详于中国乃至世界商人中。 

  在历史上,又把冀商按其地域不同分为三大帮派:一是冀东以乐亭县为主的“老呔帮”,取东北为主要流向和活动地;二是到内蒙古经营的“张库帮”;三是以保定商家和专类物产品行销天下的“冀中帮”。 

  这三大帮也构成了冀商的主体。 

  有人根据冀商三大帮派发挥的历史作用,将冀商的贡献概括为4个:一曰开发东北,二曰沟通外蒙,三曰惠济京津,四曰物流天下。 

  清乾隆年间,东北的龙湾(今吉林农安)一带招垦开荒,当地非常缺乏农具和日用品。 

  河北乐亭县刘新亭利用东北的“开荒”形势,用铁瓦大车从家乡收购了大量的锄板、土布和棉花运往龙湾,再把东北的关东烟、麻和粮豆等土特产品,运往京畿等地去卖。 

  10年时间,刘新亭便获利数百万吊,“京东刘家”成了当年“北方四大家族”之首。 

  长春“益发合”是“京东刘家”在光绪八年投资18000吊创办的大车店,附设了油坊、磨坊、粉坊和豆腐坊,并开设粮米铺,零售油酒米面和杂货。 

  据乐亭县志记载,至光绪十五年,刘家在东北和关内开设的商号已达30余处,“满洲全境几乎无地无之”。 

  在刘新亭经商成功的带动下,乐亭及周边滦县、昌黎一带的农民也纷纷离开家乡,到东北做起生意。“老呔帮”在东北逐渐形成。“老呔”,便是东北人送给到当地经商的河北商人的“爱称”。 

  有专家曾这样评价益发合给长春带来的影响,“益发合是东北的老牌民族资本工商企业,它的成功弥补了东北传统市场经济领域的空白。” 

  从至今人们耳熟能详的京津“老品牌”,不难想象出 “冀中帮”当年对京津的贡献。沧州丁德山三兄弟创建了“东来顺”;冀州杨全仁创建了“全聚德”;大厂铁百万成了京城珠宝玉器行响当当的大老板,武清人赵廷创建了“内联升”。再如,天津的食品三绝——“狗不理包子”、“耳朵眼炸糕”、“十八街麻花”,以及“金鸡牌鞋油”,其始创者都是地地道道的河北人。 

  “冀中帮”还依靠境内众多的特产,四海专营——保定酱菜、安国药材、高阳棉布、辛集皮毛、安平罗网、顺平肠衣……他们把这些优质特产,成功推向全国各地,曾经一时安国支撑了全国78%的药业,辛集承载了90%的皮毛业,从而实现了“物流天下”。 

  冀商的情怀和精神 

  不同地域的人文色彩,构成了不同商帮相异的情怀和精神。 

  在河北人的文化性格和人文精神中,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结,一种悲壮美,所谓“慷慨悲歌”,所谓“山东好汉,河北英雄”,其大轮廓是朴实平淡,侠义坚忍。这些在冀商的精神上也有着表现。 

  冀商以“和、诚、文、信”著称。 

  冀商的“和”,从数个方面可以找到注脚。 

  针对不同古商帮有“命”、“路”、“生”、“事”之说,概括地说是指,晋商将经商视为“命”,命运,而且是最好的命运;徽商视为“路”,路途,达到理想目的的通道;浙商视为“生”,生活,除了经商不知该怎样生活;冀商则视为“事”,事情,努力做好,做得不好再做别的事情。 

  “命”、“路”、“生”,均是把经商当作了实现理想的唯一通道。而冀商呢,只把经商作为养家糊口、实现人生价值的“事”,做事,则只求无愧于心,心态放平,自然就少了“利益至上”的强硬姿势。 

  另外,冀商不像晋商、徽商那样善于与“官”“政”结合,隐忍低调、不事张扬,这也是传统冀商“和”的表现。 

  历史上冀商为此也吃过亏。“老呔帮”鼻祖“京东刘家”有个规矩,不与官家联手。因此与奉系军阀结怨,张作霖翻脸查封了刘家在东北的所有商号,导致刘家三分天下失其二。这样的事,在晋商、徽商那里不会发生。 

  “诚”“信”被传统冀商奉为最重要的“制胜秘诀”。比如当年哈尔滨规模最大的民族工商企业“同记”创始人武百祥,首创“言无二价”等商业道德,他的商业理论还被翻译成德文,而且,在东南亚和香港等地也反响强烈,至今影响不衰。 

  有种说法,冀商之所以能够成功,很大程度在于其“文商并举、培养人才”的独特商道。 

  上世纪初叶,“老呔帮”每年都要将数千万银元捐于教育。上世纪30年代初,乐亭县的商人们在家乡捐资办起了164所中小学,遍及城乡各地,到解放前乐亭全县有4720名大专毕业生、76名留学生,其中绝大多数都在这些学校受过启蒙教育和基础教育。 

  乐亭县更是拥有“文化县”的美称,据考证,只有不到50万人口的乐亭,在解放后走出了9位院士、20多位将军。 

  商人办学有一个特色,他们关注的并不仅仅是文化知识的学习,更关注如何为自己的商号培养高素质的经商人才,文商并举可谓商人办学的一大特色。而在办学时普遍重视对商业知识的教育,目的是培养“老呔帮”接班人。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