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你现在的位置: 燕赵商旅<< 燕赵商贾<< 企业文化<< 武安商帮:被湮没的300年商界传奇
武安商帮:被湮没的300年商界传奇
添加时间:2012-03-02    文章来源:燕赵都市报    评论0条    点击次数:988

  纵横天下,“南绸北药”

  安秋生,邯郸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近年致力于武安商帮的研究。在其看来,武安人做生意,主要是绸布和中药两大行业,其中以药商为巨擘。卖绸布、开绸缎庄的,从安阳、郑州、开封,一直到苏州、上海。卖中药的,从河北、内蒙古、青海、宁夏,一直到东三省中俄边界,相对来说,有“南绸北药”之称。

  当然,在太原、西安等地,也有不少绸缎庄,太原历史上最早最著名的“宏顺德”绸缎庄,就是武安人开的。卖中药的在北方的居多,但在河南怀庆、安徽亳州等地,都有武安人很出名的药店。

  以绸缎庄为例,安秋生说,苏州至今保存有武安会馆。绸布以开封之贾三合、彰德之祥顺公最有历史。祥顺公即伯延房姓创业起家之老号,在道口、怀庆、木栾店都有分号,极为发达。后来携余资贸易关外,同时在大河南北展开业务,一时无两。民国时开封之“四大德”(德庆恒、德庆成、德庆幸、德茂恒)各占商界重要地位,都是彰德祥顺公的派生物。贾三合(罗峪)资格很老,但在民国时规模不大,分号设郑州、卫辉。其他如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古、江苏、安徽、山东等地都有武安布商的活动。

  俗话所说,“黄金有价药无价”。武安人经营中药材,在进入东北前不仅早已开始。安秋生著有《药鬼子记事》一书,其中记述的“武安药商下关东”,它的历史背景与《闯关东》大体相同。与山东人不同的是,山东人去关东,多去垦荒、淘金、伐木、挖山参。而武安人,几乎无一例外,是去做药商。

  清末民初,大规模移民至关东。移民进入的多数地区缺医少药。武安药商抓住机遇,移民聚集到哪里,他们就把药铺开到哪里,以至于逐步形成了在东北全境全面开花的垄断局面:凡是冒烟的地方,都有武安人在卖药。

  民国版《武安县志》记载:迨光绪季年,火车告成,交通便利,关外贸易近若门庭:既入民国,益形发达。若徐之“元泰”(伯延),王之“庆昌”(南文章),常之“万兴”(大贺庄),宋之“志和”(同会),孔之“增发玉”(孔璧),孙之“四盛”(南安庄),尹之“积盛和”(大洺远),以及房、武、徐、白各姓产生之联号(如“德庆元”、“和发祥”等),并其他各家所经理之业务风起云涌,盛极一时。大小营业,约千数百家,贸易人数,约二万有余。其独立经营,蔚成巨业者,所在多有。而小本营生,籍资糊口者,更指不胜屈。于是关东一隅,遂形成武安商业之中心势力……

  经营管理“股份制”

  据武安学者考据,武安商帮的众商家在经营管理上,实行的是“有庄有伙的买卖”,即“股份制”。“德泰兴”、“徐和发”、“锦和庆”等大药庄,甚至不少小的药店,都有两个以上的股东。亲戚、朋友、同乡,筹集资金共图大业。每个店都有一本“万金账”,记录着股东们的入股情况,又规定了药店的“章程”,是分红的依据,又是利益均沾、风险共担的契约。同时,又从产权上对东家的行为进行了约束。

  有许多大的商家是集团化经营。“德泰兴”等几个著名药庄,走的都是连锁经营的路子。四处出击,大设分号,总柜与分号之间,类似于现代管理制度中的母公司与子公司的关系。各商家普遍实行“掌柜负责制”。与现在所说的“两权分离”(所有权与经营权适度分离)如出一辙,武安商家除“家眷铺”外,不管是独资还是合股,大都是把药店委托给大掌柜来经营,“三年一算账”,东家只管制定章程和到时分红,平时不干预店内事务。

  据称,在武安商家的绝大多数门店里,从采购,到加工,到站柜台的大小劳金,再到管账先生,无一不是武安老家的人(只有厨房里的大师傅和药店里的坐堂先生可以是外地人)。学徒“三年无座位”,边学生意边学文化、礼仪等,过着与外界基本隔绝的生活。

  武安药商在东北的事业,曾经如日中天,持续了几十年。据民国版《武安县志》载:“……故由民国纪元前十年,以至九一八事变之日,此三十年中,为武安商业之极盛时期。”

  商帮群像已然模糊

  有老药商告诉安秋生,东北人称武安商人为“药鬼子”。仔细探询,原来东北人佩服武安商人做药材几乎做到了极致,一句嗔骂就脱口而出:你们这些“药鬼子”!而武安商人对此不惊不恼:当“药鬼子”就蛮好!

  从龙泉武氏兄弟“五架小车下关东”开始,一代代武安商人下关东专做“药那时,武家有老弟兄五个,因为家贫无计,就推着独轮车贩卖药材,往返于家乡武安和药市祁州(今河北安国)之间,但生意并不好做。后来,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关外,结果生意越做越大,便在沈阳设店经营,由行商成为坐商。五弟兄在当时的家族中排序“泰”字,于是就把药号命名为“临泰”。武氏五兄弟的名字分别是:武泰然、武泰林、武泰茂、武泰盛、武泰宽。

  太行山走出去的男人们,几年之后,风风光光地回来了,带回了养家糊口乃至兴家立业的钱财,也带回了让亲人们感到骄傲的所有东西。他们推着“吱吱扭扭”的独轮车,一路风雨,一路坎坷,在中原大地和白山黑水间,演绎出令人荡气回肠的商业话剧。

  进入上个世纪40年代,行经300年的武安商帮日渐衰败,并行色匆匆地消失于历史舞台。不无遗憾的是,武安商帮存在300多年,留下来很多传奇,但多是一鳞半爪,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比如几个代表人物,如尹懿堂、房锦云、徐敬修,都没有留下一份清晰的年谱,许多人和事已无从考据。在武安城乡广泛流传着与商帮人物、事件有关的传说和故事,相关搜集整理工作虽有进展,但多是零星事件,许多遗迹、实物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其中有相当一部分私家档案资料,亟待有识之士介入收整。

  如今,随着时间流逝,武安商帮只留下几个散落在武安大地上的民居大院。那些经历风雨的古建筑,依稀散发着当年的气度,追忆着武安商帮300年风云。

  抖落历史尘埃,拂去往昔烟云,武安商帮日渐露出清晰面容。这是一群曾创造了旷世商业奇迹的商人群体,300年商界征战,曾与晋、徽、苏、潮等商帮并列称雄。多少年前,他们几被历史遗忘,如今,那些沧桑斑驳的大宅院,依稀留存当年商贾的身影。一起一落的背后,曾掩藏有一段怎样的故事?那段历史过往对如今的武安商人有何借鉴意义呢?

  自古“武安多商贾”

  武安地处河北、山西、河南三省交界,境内多山,丘陵亦占全境之半。据记载,明嘉靖年间,当地人口已过10万,地瘠民贫为了养家糊口,人们纷纷走出大山从事商业贸易,出现了“武安多商贾”的情形。

  明清时期,武安属河南省彰德府。明清商业史专家、郑州大学教授王兴亚曾著述《河南商帮》,称“河南商帮”为中国十大商帮之一,而武安商人则为“河南商帮”主要组成部分。王兴亚称,武安商帮同晋商、徽商、苏商一样,是一个有着辉煌历史和广泛影响的商帮,且可与它们“比肩”。

  武安商人兴起于明中叶。开始是在本地区,每年春季推车而往,岁终推车而归,从事流动经营。到了清乾隆、嘉庆年间,逐渐由经营药材扩大到药材、绸布和山绸的经营,由在本地区的经营扩大到辽宁、吉林、山西、陕西、甘肃、内蒙古、江苏、安徽等地,活跃于各地城乡。

  随着他们外出经营在经济上实力的增长,以其经营的所在地,逐渐形成了武安商业集团,以其经营所在地划分,可分为河南帮、山东帮、关东帮、河北帮、苏皖帮等。

  明嘉靖年间编纂的《彰德府志》中记载:“武安最多商贾,厢坊村墟罔不居货。”

  武安商帮成立路线图

  按照王兴亚的观点,到了乾隆年间,这些外出谋生的武安人,在从商的风雨中,深感在内地商家林立的市场上很难走出困境,于是决定到经济相对后进的东北去闯荡。

  据《武安县志》载:“乾隆中,民殷国富,到处升平,内地商业已成供过于求疲弱现象,遂有聪明之士,思向关外发展,以浚利源。”

  龙泉武氏五兄弟推起独轮车,开始踏上前往关东的行程并在那里做起药材生意,在奉天创设临泰商号。这是武安人在关东设立的第一个商号,也是他们在关东经营商号的起点。

  几乎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武安人,走进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一带。伯延房氏于乾隆元年,在银川设立商号“德泰永”,成为武安商人在宁夏开设的首家商号。

  自是而后,武安人大批流向关东。而寓居河南、山东和江苏、安徽等地的武安商人也在扩大经营。在河南开封,武安商人建立了武安会馆,加强了彼此间的松散联合。

  为了能在药材市场中赢得空间,清咸丰十一年,彰德武安帮在祁州药王庙成立,推举荣丰泰等42人为会首。清同治四年(1865年)的《河南彰德府武安县合帮新立碑记》这样记载:凡客商载药来售者,各分以省,省自为帮。各省共得十三帮。而河南彰德府之武安帮独阙。咸丰辛酉冬,李公久青,其同行之孔公广能、胡公连元、梁公玉堂倡议兴立。又有同籍药行数家亦乐为之……怂恿之。一时义举,乐输者三百余家,则皆由于李公等一言之倡也。自辛酉迄癸亥共捐资若干,复得彰德帮解囊相助,共成义举。于是张灯悬彩,演剧酬神。自是武安帮遂因以成立。

  这是武安商人称作“武安帮”的开始。清光绪十五年,在苏州的武安丝绸商人建造了武安会馆,武安商帮正式形成。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