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澳大利亚碳价体系并非碳税
添加时间:2012-07-04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评论0条    点击次数:628

  澳大利亚的碳价格政策于今年7月1日已经正式启动。类似于“家庭应如何降低碳价账单”的标题频繁见诸当地报端。

  虽然许多媒体都用了“碳税”两字,澳大利亚此次出台的碳价格政策却并不同于碳税,而是经过三年固定碳价格期逐渐转为有控制的浮动碳价体系。

  在这个体系中,企业必须上交与排放量相等的许可证。但初始排放许可证中,部分由政府以固定价格出售且不允许交易,部分依然免费分配且允许交易。

  “碳价格”政策之后,公众对生活成本可能提高的担忧、碳排放大户矿产业所受的潜在影响,在全球经济疲软的大背景之下已引起重重争议。

  但是,澳大利亚的碳价格体系既吸收了现有的欧盟碳交易体系、美国区域碳交易体系、加州碳交易体系的很多经验做法,又在许多重要环节设计很多创新之处,为碳市场的设计提供了一个新的范本,其中颇多均值得中国碳市场借鉴。

  今年7月1日起澳大利亚开始实施的是固定碳价格,初始价格为23澳元/吨,此后在考虑通胀因素的基础上以每年2.5%的增幅提高,增长到2013~2014年的每吨24.15 澳元,再到2014~2015年的每吨25.40澳元。在2016财年转为浮动价格,预计届时该价格为29澳元/吨。

  2010年澳大利亚总排放超过5亿吨二氧化碳,纳入碳价格体系的约占总排放的三分之二。最初划入碳价格体系的大约有500家企业,经最后筛选和摸底确定为300多家企业。

  之所以将初始碳价格定于23澳元也是基于如下考虑:第一,由于碳价格机制是在2011年7月之前完成的,当时EUA(欧盟碳排放配额)的三个月平均价格大概为23澳元;第二,基于模型预测,如果实施符合550ppm全球行动(即二氧化碳浓度在550ppm的水平上保持平衡),以及各国所承诺的减排义务实现时,国际碳价格将达到20~25澳元。

  虽然2012年国际碳市场严重不景气,EUA价格下跌至11~12澳元,但是政府考虑到所实施的是固定碳价格,不应该让公众觉得可以随意变化,因此仍然维持23澳元的价格,为此也受到巨大压力。

  在机构设置上,整个政策的设计和执行由多个部门共同协作。澳大利亚气候能效部负责整个政策的制定,国库部负责政策影响评估,清洁能源管理局负责整个政策的执行,澳大利亚证券和投资委员会负责对交易所的审批和日常交易行为的监管。

  虽然碳价格是固定的,但具体分配方式则极为灵活。

  在2012年7月1日~2015年7月1日期间的固定碳价格阶段,分配方式分为固定碳价格购买和免费分配两种方式。

  免费分配只针对“排放密集型行业”,即碳强度高且碳价格受影响显著,碳成本很难转嫁的行业。

  免费配额的比例,则根据行业基准线来具体分配。

  澳大利亚制定了40多个行业的基准线,根据行业基准线和实际产量进行分配。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高排放强度行业,免费配额比例为94.5%;另一类是中排放强度行业,免费配额比例为66%.

  免费配额比例每年还要递减1.3%.

  与强调自由市场的欧盟体系相比,整个澳大利亚的碳价格体系有许多不同之处:一方面更为强调政策的调控作用;一方面对于碳成本可能带来的潜在影响更为慎重。

  澳大利亚政府在政策设计中十分强调对普通家庭的补贴和对就业的支持。

  碳市场中企业需要承担的减排成本可能会抑制部分行业的增长并影响就业;也可能传导到下游市场,造成生活成本的上升。

  据新华社报道,一项民意调查显示,66%的调查对象反对澳大利亚政府推行碳排放税,反对者主要出于对生活成本可能上升的担忧。

  因此澳大利亚政府需要面对碳价格可能给普通家庭带来负担的问题,通过平抑物价或者补贴的形式来抵消生活成本的增加。对于减排成本较高、成本难以转嫁的行业,也要制定相关就业支持计划以保证从业人员的福利不会受到太大损失。

  目前澳大利亚政府承诺将碳价格收入的50%用于补贴家庭以保证顺利过渡。随着时间推移,补贴比例还会继续增加,尤其针对中低收入家庭。

  实际上,澳大利亚90%以上的家庭都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补贴。为了防止电力行业和其他部门利用碳价格政策恶意涨价,地方上还专门设立机构用于受理消费者投诉恶意欺诈,因为碳成本的实际影响政府早就通过测算做到心中有数了。

  另外,澳大利亚的碳价格政策还根据行业差异而有所区别,即针对不同行业受碳交易体系的影响程度、行业排放强度、行业发展特征等情况,制定适应不同行业的鼓励性和过渡性政策。

  对于减排成本较高、碳成本难以转嫁的行业,提供更大力度的支持。涉及能源安全的重点行业,则提供支持资金保证这些行业能够接受并适应碳成本,并顺利向清洁能源方向发展。

  此外,澳大利亚政府还通过价格调控和政策预期保证市场稳定和参与者信心。比如启动三年期的固定价格可以为企业适应碳成本提供过渡。

  在固定价格阶段,23澳元相当于价格上限。为了保证同国际碳市场的接轨,稳定产业和公众的信心,固定价格参考 2011年欧洲碳市场三个月的平均价格,并且规定固定价格每年逐渐上涨,在这一阶段让企业习惯于碳成本并将其作为生产决策的一项考虑,逐渐增加的碳成本也给企业逐渐加压促进企业转型。

  在随后的浮动价格期间,则设计价格上下限稳定市场:最高价格高于国际预期价格的20澳元;最低价格在2015~2016年为15澳元,然后每年上升4%.最低价格的设置有利于市场稳定,保证减排活动的收益。

  澳大利亚碳价格政策中的另一创新之处在于使用国际碳信用时需要缴纳折算费,折算费相当于国际碳信用和澳大利亚最低碳价格之间的差额。国际碳信用折算费的缴纳意味着其价格必定在价格下限之上,保证国际碳信用不会冲击国内市场,避免出现欧洲碳市场中大量低成本的CDM项目造成碳配额价格极度下挫的现象。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