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京津冀协同发展关键在河北绿色崛起
添加时间:2016-07-13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评论0条    点击次数:347

  近日,国务院批复《京津冀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方案》(下称 《方案》)指出,要充分发挥北京全国科技创新中心的辐射带动作用,依托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天津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和石(家庄)保(定)廊(坊)地区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及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基础和政策先行先试经验,打造中国经济发展新的支撑带。
    “京津冀协同发展之路重点在于河北省的绿色崛起。”北京大学秘书长、京津冀协同发展联合创新中心主任,中国区域科学协会会长、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杨开忠日前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促进河北绿色崛起
     杨开忠说,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中心思想就是以一体化为方向,统筹解决京津冀特别是北京的可持续发展的突出问题,打造现代化新型首都圈。
     首先,杨开忠认为,现代化新型首都圈关键是人的现代化,从这个角度看,河北是打造现代化新型首都圈的主体。京津冀区域是我国首都和规划建设的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所在地,人口1.11亿,国土面积21.6万平方公里,与日本本州岛具有可比性。日本本州岛是日本首都和世界级城市群—日本东海道城市群所在地,人口1.05亿、国土面积23.1万平方公里。
     “区域经济学研究和国际经验表明,现代化首都圈,不仅要有现代化首都,而且要有与其一体化的现代化周边地区。”杨开忠说,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打造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建设现代化新型首都圈,意味着大力全面提升京津冀地区人民收入水平,到2030年人均GDP接近日本本州岛水平即4万美元。河北省人口7424.92万,占京津冀地区人口总数的67%。因此,建设现代化新型首都圈虽然是以北京为核心,但主体是河北;没有河北省人均收入水平的大幅提升没有河北人的现代化,就不可能成就现代化新型首都圈。
     其次,河北发展相对滞后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关健制约。北京、天津均跨入高收入国家和地区的行列,是全国最发达省(区、市)之一,但河北发展严重滞后,有数据显示,河北人均GDP仅为北京的40%和天津的38%,人均财政收入分别只有北京、天津的六分之一和五分之一,是东部沿海最落后的省级行政区,也处于全国落后省市自治区行列,2015年人均GDP在全国各省区中位居第20位,另外尚有近70个国家级及省级贫困县。
     杨开忠认为,河北的严重落后,不仅不能有效截留涌向北京的人口和投资,而且还推动了河北自身人口和投资大规模流入北京,从而严重加剧了北京人口和功能过度膨胀。因此,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核心功能、优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解决北京“大城市病”,实现京津冀协同发展,必须加快河北省发展,消灭区域性贫困、实现与京津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缩小与京津收入分配差距。
     再次,河北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主要空间载体、生态屏障和水源地。河北省国土面积19万平方公里、海岸线长487公里、海岸带总面积11379.88平方公里,分别占京津冀地区国土面积、海岸线和海岸带面积88%、75%和89%;其中,河北省坝上高原和燕山—太行山地区是京津冀主要的生态屏障和河流重要源头,滨海地区是海水淡化和微咸水利用的主要潜力所在,人均水资源量分别是北京、天津人均水资源量的3.1和1.9倍。
     最后,河北是京津冀地区节能减排、污染防治的主战场。河北省单位活动对生态的冲击,不仅远高于北京、天津,而且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是最大的之一。河北省虽然人均GDP远低于京津,但GDP却分别为京、津的1.3倍和1.8倍。考虑到河北生态足迹高、人口和经济总量大,不难知道,河北集中了京津冀地区节能减排的大部分任务。另外,河北省是环境污染特别是大气污染最严重地区之一,也是北京环境污染物重要来源区。
     杨开忠说,“基于以上几个方面,我觉得京津冀协同发展,路在促进河北的绿色崛起。”
     而如何促进河北省的绿色崛起?杨开忠开出了以下“良方”。
     实现河北从政策洼地向政策高地的转变
     杨开忠认为,河北作为沿海地区之一,同样也是全国落后的省区之一,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的战略部署中,既不适用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东北地区老工业基地振兴政策,也长期不享有东部沿海地区先行先试的国家自由贸易试验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政策,是全国区域政策洼地。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为逐渐改善河北在全国区域政策中的地位和作用提供了基础。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 《关于在部分区域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的总体方案》,将京津冀被列为八个试验区之一,而且是唯一的跨省级行政区域,应该说,抓住这一契机,可以实质性开启河北省从全国政策洼地向政策高地转变的过程。”杨开忠说,面向未来,应明确把促进河北绿色崛起列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国家重大战略之一,努力把全面创新改革试验与促进河北绿色崛起战略紧密结合起来,全面推进政策高地创新。
     首先,河北省要积极全面参与京津冀区域全面改革试验,打造京津冀协同创新共同体。不应限于依托石家庄、保定、廊坊三市,而应面向全省建设全国现代商贸物流基地、产业转型升级试验区、新型城镇化与城乡统筹示范区和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全面支撑引领河北绿色崛起;其次,要把河北纳入东北地区老工业基地振兴政策适用范围,把曹妃甸新区、渤海新区、北戴河新区纳入国家级新区范围,将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延伸到河北省相关的功能区域内。第三,要发挥京津冀生态环境支撑区定位优势,建立健全中央和京、津对河北省实施生态补偿和政策支持,以张承地区为主建立国家生态涵养特区。第四,要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
     杨开忠建议,把河北作为以改革促进社会事业发展的先行先试试验区,建立健全京津冀统一的高考招生圈,同时在河北率先开展医生自由执业制度改革的试点,来吸引人才向河北扩散,驱动河北医疗卫生事业的超常规发展。
     建设抗衡京津双城极化效应的反磁力中心城市
     杨开忠表示,京津冀地区100万—500万人口的大城市相对缺少,缺乏能够抗衡京津极化效应的反磁力中心城市,这是制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大因素。因此,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积极在河北规划建设反磁力中心城市,包括规划建设国家行政文化新城、石家庄、唐山、沧州。
    作为反磁力城市,国家行政文化新城选址不应位于京津发展轴线上,应在北京通勤都市圈以外的河北境内,可能有秦皇岛北戴河方案和保定东两个方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北戴河在一些时间实际上担当着一定夏都功能。鉴于这种情况,秦皇岛北戴河方案可以作为近期应急之用,但主要应限于夏都现有设施的完善和利用,不宜大规模扩建。从长远来看,应选择保定东方案,使之成为抗衡京津城市极化效应、带动冀中南地区、促进京津冀均衡发展的国家行政、教科文卫副中心。
     此外,不仅要把石家庄建设成为平衡京津极化效应的反磁力城市,唐山也要发挥现代化新型首都圈与东北地区协调互动的桥头堡、开展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的窗口城市和新型工业化基地的潜力和优势,建设成为平衡京津极化效应的重要支点。而沧州地处我国南北大动脉——京沪交通通道、沿海交通通道和石黄交通通道交汇处,既邻近京津,是京津地区通往山东半岛、长江三角洲地区的门户地区,又是冀中南唯一临海拥港的城市,是冀中南、晋陕蒙部分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口,区域地理位置和综合交通条件以及土地、海水微咸水开发利用的潜力等地方性资源禀赋条件优越,经济成长性好,是京津冀地区规划建设新的反磁力中心城市最具潜力和优势的地方之一,是疏解北京、带动冀中南和北方腹地发展的最佳区位之一。“实施河北沿海战略,应在巩固提升唐山反磁力中心功能的同时,把沧州培育成新的反磁力中心城市。”杨开忠说。
打造新兴发展轴线
     依托“四横四纵”交通走廊,完善京津冀发展轴线布局,在优化提升京津、京石邯、京唐秦三大发展轴的同时,规划建设四大新兴发展轴线,即石沧黄、京九、津保和滨海新兴发展轴线。在规划建设四大新兴发展轴线中,要坚持产城融合发展,与“一带一路”建设相结合。其中,一项值得应该特别提出的是:重视打造新亚欧大陆桥北通道。
     所谓新亚欧大陆桥走廊北通道,东以黄骅港、胶东半岛为桥头堡,以石家庄为枢纽,向西经山西太原、陕西、宁夏中卫至甘肃威武接兰新铁路。黄骅港至新疆乌鲁木齐的铁路距离约3000公里,比连云港到乌鲁木齐铁路里程短600公里,是新亚欧大陆桥运距最短的东方桥头堡。
    规划建设以黄骅港为重要桥头堡的新亚欧大陆桥北通道,不仅可以使京津冀地区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主通道——新亚欧大陆桥通道最具竞争力的线路,从而大大提高京津冀地区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战略地位,而且,可以明显提高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影响力和竞争力,促进北方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因此,要把规划建设新亚欧大陆桥北通道作为重大战略工程来抓。
推进广域行政
     行政区划是制约河北绿色崛起的重要因素。应在总结以往地方行政区划调整和地方合作经验的基础上,大力推进广域行政,完善地方政府与非政府组织以及其他利益相关者跨地区协作机制,优化行政区划。
     首先,要积极推进对省外广域行政合作。一是随着以通勤为基础、高度一体化的北京大都市圈进一步发展,河北环京地区与北京联系将更为密切,甚至涿州至三河一带将在功能上完全纳入北京大都市圈。要积极融入这一趋势,采取不同形式,加强环京地区对接北京行政。二是围绕发挥唐山作为首都圈沟通东北地区桥头堡的作用,加强与京津和东北地区行政合作;三是围绕打造以石家庄为东端枢纽的新亚欧大陆桥北通道,加强与京津鲁晋行政合作。
     其次,对省内广域行政,要在推动各地市、县、乡镇交流与合作的同时,重点针对很多县级行政区管辖人口和(或)范围过小而限制集聚经济和行政成本降低的问题,推行“大县大镇”战略,通过把小县合并为大县,做大做强小城镇,并积极赋予一些大镇以县级经济管理权限。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