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中天城投参建贵州首家民营银行 上市公司扎堆金融业热潮再起
添加时间:2016-07-28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评论4条    点击次数:941

  尽管上市公司对参与筹建民营银行兴趣颇大,亦不缺乏亲身参与者,但在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业人士眼中,民营银行并不止意味着躺着挣钱,也需要发起人和全体股东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随着第二批民营银行开闸,上市公司对涉足金融的渴望就再度被撩起。
7月26日晚间,中天城投(6.53,0.060,0.93%)(000540.SZ)发布公告称,公司旗下子公司将与其它非关联方联合发起设立贵安银行,注册资本20亿元。这就意味着,贵安银行若筹建成功,将成为贵州省首家民营银行。
“公司参与筹建贵安银行,既是呼应宏观政策,亦是实现公司金融协调性的必须,能给公司发展带来众多裨益。” 7月27日,中天城投一位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实际上,近年来民间资本一直对能够参建民营银行颇为关注,一些上市公司亦同样有所规划。此前,已有数十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拟参与筹建民营银行,但随着监管政策对参建标准的提高,近期多家公司终止了这一项目。
多位研究银行业人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上市公司参与民营银行筹建能培养公司第二盈利点,且获得银行牌照后也有利培养其他业务,但也需充分明白自身责任,避免风险的出现。
扎堆筹建民营银行
  如果不出意外,贵州省首家民营银行或将花落贵安银行。
据上述中天城投发布的有关公告称,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贵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贵阳金控”)与贵州美益投资(集团)共同作为主发起人,并联合其它非关联第三方发起设立贵安银行,注册资本为20亿元。其中,贵阳金控拟出资6亿元,占贵安银行注册资本的30%,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对于此次参建贵安银行,中天城投一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随着近几年宏观政策对民营银行的放开,贵州省一直也在积极运作筹建自己的第一家民营银行,并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将加强地方性金融机构建设和争取新设立民营银行列为重点工作之一。
“在宏观政策的支持下,以及公司对自身金融业务的布局,参与筹建贵安银行对公司实现金融协同性有很大帮助。而且通过获取银行牌照资源,将与公司及贵阳金控在持牌类金融业务和创新普惠金融领域所积累优势金融资源形成良好产业融合,全面丰富公司金融产业领域布局,搭建差异化多层次金融业务构架,更好地满足社会多方面、多阶段、多层次的金融服务需求。”上述人士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实际上,早在2013年贵州省已成为组建民营银行试点,并在积极筹划建立该省的首家民营银行,一些民企和上市公司还因此多有尝试。
2014年,贵州长通集团曾发起筹建贵商银行,但目前已无多少消息;此后2015年,朗玛信息(32.99,-1.160,-3.40%)(300288.SZ)和益佰制药(16.76,-0.240,-1.41%)(600594.SH)亦表示将发起筹建贵安科技银行,但最终在日前两家公司双双宣布退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朗玛信息与益佰制药此次退出筹建民营银行,与银监会最新要求民营银行注册资本最低为20亿元有关。此前,贵安科技银行的注册资本为10亿元,朗玛信息与益佰制药分别出资2.5亿元和1.5亿元。
与朗玛信息相类似的,还有蒙发利(13.52,0.620,4.81%)(002614.SZ)和建研集团(12.82,-0.090,-0.70%)(002398.SZ)。近期,两家公司分别公告将退出参建民营银行商汇银行,原因同样是由于上述民营银行注册资本门槛的提高。
不过,自首批5家民营银行成立以后,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统计,上市公司对参建民营银行的热情就一直高涨,目前数量已近百家。
风险与机遇并存
尽管上市公司对参与筹建民营银行兴趣颇大,亦不缺乏亲身参与者,但在多位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专业人士眼中,民营银行并不止意味着躺着挣钱,也需要发起人和全体股东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不止上市公司希望参与到民营银行的筹建中,许多民营企业都想涉足,但由于监管层对发起企业有资质要求,上市公司在这块相对而言只是更有优势而已。
“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参建民营银行既有利于公司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同时又能开拓公司第二业务,培育另一利润增长点,实现多元化投资,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更重要的是,获得银行牌照对一些上市公司来说,不仅能以此开展存贷款业务,与公司现有业务实现互哺,或许还能拓展其余金融业。”曾刚表示。
而在2013年7月国务院颁布“国十条”,明确民间资本能够进入金融业以来,已经成立的首批5家民营银行,发展至今均取得了不错成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银监会数据发现,截至今年一季度,上述5家民营银行总资产额已达到959.41亿元,各项贷款和存款余额分别逾356.48亿元、222.51亿元,且已经有几家实现了盈利。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此表示,作为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能够取得目前已有的成绩已相当不错,这也为接下来的第二批民营银行的成立提供了样本。
“按照首批5家的发展路径走吧,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准自身定位,也就是民营银行是作为原有银行的补充存在的,是为了弥补固有银行业务的不足。如果在此基础上,民营银行还能够开发出新的业务模式,对整个金融业也是极大的补充。”郭田勇说。
不过,在上市公司作为民营银行发起人和股东时,曾刚和郭田勇均表示,如果前者只是将后者当作“取款机”,那隐藏的风险也是巨大的。
“发起人的责任是很大的,而且因为在民营银行中话语权很重,如何约束双方之间的责任和义务至关重要,比如如何理清关联交易、在发展中上市公司如何持续地投入资本金等。”曾刚说,“如果企业对参建民营银行认识不充分,对金融业认识不全,就容易出现问题。”
郭田勇则认为,现有银行之间的竞争已经很激烈,在宏观经济下行的大环境下,民营银行的成立必然是压力重重,此时对股东的要求也愈高。
“所以在不断走出差异化道路的同时,民营银行也应该开拓未有的商业模式,这对上市公司要求很高,但未来也将对自身发展起到反哺。”郭田勇解释。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4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