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曹军新:数字货币应谋求国家利益与国际信任的统一
添加时间:2016-07-29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评论0条    点击次数:381

  对任何一个主权国家而言,如何掌控数字货币主导权,是货币发行和金融体系转型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重大挑战。我国数字货币建设和发展,应紧紧围绕遵循国家利益与国际信任相统一的原则,以适应替代性货币的发展趋势和日益剧烈的国际货币竞争格局。
自年初央行数字货币研讨会在京召开以来,央行数字货币引起了学界和业界的广泛关注。最近,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首届大数据金融论坛上提出“只有央行的数字货币才是真正货币”的观点,引发社会热议。依据货币本质及其社会属性、技术性,笔者认为数字货币建设应遵循国家利益与国际信任统一原则,以适应替代性货币的发展趋势和日益剧烈的国际货币竞争格局。
关于货币的本质,有个众所周知的观点,即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随着金属货币向纸币发展的历史过程,银行券充当货币的角色,由某一家银行信誉逐渐过渡到国家信用。在主权国家制下,纸币成为现代社会货币主要形式。货币本质由此演变成一种价值象征。无论从人类社会早期曾使用过的各种材质和物品充当货币看,还是从当今普遍通行的纸币和互联网时代的数字货币看,货币是在一定历史发展阶段和地域范围内,人们共同接受和使用的一种价值象征,有的本身有价值,有的则无。当今情况是大部分由国家力量强制接受的,也不乏自然演化成自愿接受的情况,即符合“多重需求耦合”规则。因此,并不是由某一部门发行的货币才符合货币的本质。事实上,美国等国的财政部负责美元印制和发行,而其央行则负责货币资源的分配。当然,政府不愿意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广泛流行,因为数千年的货币史告诉我们,货币发行者希望对货币供应有更多掌控,而不是相反。但是,互联网时代货币中心将呈现多元化,即所谓“去中心化”趋势,对任何一个主权国家而言,如何掌控数字货币的主导权,是货币发行和金融体系转型无论如何都无法回避的一个重大挑战。
社会科学家玛丽?梅勒认为,货币应当被视作一种公共资源,是人们所共有的,就像水和空气一样。只是在现有的货币体系中,货币已被部分私有化了,由银行卡特尔和政府控制。这种情形不只发生在美国等某一两个国家,也发生在绝大部分国家里。就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政府以纳税人的钱拯救那些濒临破产的金融机构,银行与政府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显现出来,损害了社会公众对金融机构与政府部门的信心。在金融危机过后,发生占领华尔街运动,出现了要求改革现有的货币体系,重整政府和银行的诉求。其中认为金融体系或货币体系应当合二为一,不再受中央银行支配,转而受选举出来的代表甚至人民的管理。这就是互联网时代,基于分享经济的发展,对数字货币的建设提出民主化管理要求。
人类社会货币史,大体是由金属货币发展到纸币,再发展到数字货币的过程,其实是一种硬货币向软货币,由有形向无形的、由低安全、高成本和笨重性向高安全、低成本和便捷性的演进过程。越发数字化、无形态和不可见,这是货币随着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发展而形成的道路。数字技术的发展,不仅帮助了软货币体系,也帮助了硬货币体系,数字货币逐步取代纸币成为货币体系主角,或许就是货币的未来。实际上,比特币不仅是一种货币,更是一种技术性协议。它解决了数字货币在发展过程中曾饱受重复花费问题的困扰,即很容易被复制,引发欺诈交易。这种协议技术,使得任何一种被数字化物品(比如货币或一个音乐文件)可以被转移,但不能被复制,从而安全可靠。比特币和数字货币主要基于区块链技术,也涉及移动支付、可信可控云计算、密码算法、安全芯片等相关技术。然而,从安全性和技术制高点看,技术研发和选择成为各国发展数字货币面临的关键性问题。这不是某一部门事情,也不是单纯由某一个部门能独自承担胜任的,而是一项立足国家利益的跨界合作的系统工程。
基于这些认识,笔者对我国数字货币建设和发展,围绕遵循国家利益与国际信任相统一原则,提出几点政策建议。
第一,尽快成立跨部门协作的国家发展数字货币战略委员会。数字货币不仅涉及证券保险等金融资产数字化,还广泛涉及汽车、房屋土地等动产和不动产的实体资产数字化,因而除传统货币发行主管机构央行外,还应将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以及财政、发改、工信、商务、国土、科技等部委纳入国家发展数字货币战略委员会,立足国家利益和服从国家战略,开展跨部门协作研究,在已有数字化货币技术的基础上,力争在数字货币技术领域占据国际制高点,掌控先机。
第二,数字货币研究和试点应采取竞争性和开放性态度。我国数字货币尚处于起步阶段,不妨委托两个不同的部门开展技术方向不同的数字货币研究和试点。可鼓励和支持大型电子商务企业开展数字货币的相关研究,充分挖掘和发挥民间智慧资源。在主权国家下,任何数字货币的使用难以真正威胁主流法定货币地位,政府可决定在本土上哪种货币可以视作法定货币。这样,可以防止闭门造车,可比较出不同方案的优劣,贴近现实世界,为国家利益和战略服务。
第三,利用发展数字货币的历史机遇,推动货币发行和货币政策体系的转型和重构。在现行的央行管理体制下,一方面货币发行难以适应数字货币基于加密算法、数学和去中心化的认证体系而变得透明和便捷的要求和趋势,另一方面也难以适应人民币国际化而要求国力雄厚和决策的制衡机制。借鉴货币国际化成功的国家经验,建议将数字货币的制造和发行权限与货币资源分配权限在央行与其他某一相关部门重新分配,并对全国人大负责并接受其监督,形成“三角形”制衡关系,为人民币国际化战略进一步赢得国际社会的信任。
第四,在推进数字货币发展的同时,继续增持黄金储备。增持黄金储备是主要国家央行的传统。巨大的黄金储备能维持数字货币的价值,能平衡人们对数字货币的心理损失。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