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冀商百年辉煌商史——为"冀商"正名
添加时间:2007-08-01    文章来源:    评论0条    点击次数:1544

 
    在河北商史上,能称得上“帮”的有三个:一是冀东以乐亭县为主的“老呔帮”,二是“走东口”到外蒙经营的“张库帮”,三是以保定商家和专类物产品行销天下的“冀中帮”。他们的历史作用大抵有四:一曰开发东北,主要是老呔帮。二曰沟通外蒙,主要指张库帮。三曰惠济京津,四曰物流天下,这两点都是冀中帮的贡献。
    ■“商帮”古今传承
    《现代汉语词典》中没有“商帮”一词。《辞海》中解释“商人行会”,称其为中国旧时的“商帮”,其实行会是同行业的联合组织,其意与我们所说的“晋商”、“徽商”、“冀商”的商帮相去甚远。
    商帮即经商集团,“冀商”即由河北人组成的经商集团,还可称为河北商帮。
    商帮的特点,一是地区性,以国、以省、以市均可论之,如日本商业集团、晋商、温州商人等。二是集团性,或者叫团队性,表现为成员关系、活动范围、合作措施、利润分配等。三是专营性,即经营项目相对集中并占有垄断性的或较大的市场份额。四是人文性,即经营理论、策略、风格、影响等。这四大要素不可或缺,浑为一体,尤以人文性为世人瞩目,作为区别商帮的重要标志。
    商帮是个历史名词,当今各地有所沿用是另一回事。尽管现在有十大商帮峰会、十三省商帮论坛等,都是与历史上的商帮隔断大几十年后的新型组织,都不是从前辈那里的直接传承。我国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商帮是山西商帮、徽州商帮,浙江商帮,简称晋商、徽商、浙商。徽州是旧地名,在皖南;浙商又分为宁波帮、温州帮。三大商帮都有明清两代至民国初年的几百年的历史,其鼎盛时期可谓富可敌国,行迹九州,名满天下。
    ■冀商史上三“帮”鼎立
    按照商帮的四个要素,对比历史上著名的三个商帮,“冀商”之说能否成立呢?按地区性讲,自古至今,中国各地哪里都有商业活动和商人职业,其中不乏集团性的组织和专营性的方略。这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是经济规律决定的。有的做得大些,强些,持久些,影响深远些,这就形成了商帮。
    历史上,外出经商的人,往往因为家乡穷困,自然条件恶劣,地产不足以糊口,或人多地少,只好丁口输出。一人发财,羡煞乡里,于是随者众多,因以成习,乃为风气,沿袭日久,晋中晋南、徽州、温州莫不如此。其中最大的诱因,就是影响。
    在河北商史上,能称得上“帮”的有三个:一是冀东以乐亭县为主的“老呔帮”,取东北为主要流向和活动地;二是“走东口”到外蒙经营的“张库帮”;三是以保定商家和专类物产品行销天下的“冀中帮”。这三大帮构成了“冀商”的主体,其地区性、集团性和专营性十分显著,在历史、规模、商业影响诸方面,并不比晋商、徽商、浙商逊色。
    ■古商帮的“命”“路”“生”“事”说
    简约概括地说,晋商将经商视为“命”,命运,而且是最好的命运;徽商视为“路”,路途,达到理想目的的通道;浙商视为“生”,生活,除了经商不知该怎样生活;冀商则视为“事”,事情,努力做好,做得不好再做别的事情。由此可见各路商帮的迥异风貌和特质内涵。
    谈论商帮的人文性,离不开地域文化,这是近年来的一门显学,著述颇多。有不少真知灼见,也有一些尚属一家之言。我们经过考量辨析,还是认同“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古理。形成各地商帮四大要素的各不相同的成分中,都可以在中国人的性格地图上找到他们的人文基因。
    ■解读“冀商”的人文系数
    越是有名的商帮,其人文性就越显著。我们以晋商、徽商为参照,来衡量冀商的人文系数。
    历史上,晋商与徽商并称商界双雄,领风骚500年。晋商所到之处,商业随之发达。晋商富甲天下,清咸丰时山西是可以与广东相媲美的富裕省份。晋商崇信欣义,诚至天下,独以银行业发达而称“汇通天下”。晋商影响所及,山西全省有“人人经商,个个言商”的社会风尚,漫天的经商狂潮积淀为普遍的民众心理。雍正皇帝“金口玉言”:“山右大约富贾居首,其次尤肯力农,再次者入营伍,最下者方令读书。风俗尤为可笑。”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四民之末的“商”一下跃居四民主首,晋人习俗实在异常。世人均认为山西人朴质厚道,辛俭勤劳,还要添上一句“精明算计”,这是晋商的功劳。
    旧时徽州所辖黟县、歙县有民谣:“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二三多,向外一丢。”丢外做甚?学徒经商。明清两代有“无黟不成镇,无徽不成商”之说。徽商讲求“财自道生,利缘义取”,有“贾而好儒、亦贾亦儒”之传统。安徽人素有政治情结,有热心政治的传统。我曾在合肥一家小酒馆里,听闲在下来的老板大讲省内高层人事变动,更令我惊讶的是他那副时而拳拳、时而耿耿的神态。由于崇尚政治,以“政治作为、政治才干”来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和前途的观念风靡全省,根深蒂固。徽商亦然,多教子业儒,参加科举,跻身仕途,这样有利于提高家族的社会地位,为经商提供政治屏障。徽商往往一手抓银子,一手抓“顶子”,发财后偏爱破费捐官,就是买官,多为虚衔;不为活人捐,还为逝者捐,建个功德牌坊。今歙县文物名胜牌坊群,即是徽商人文特质的明证。
    晋商、徽商的人文性,如此不同,如此特殊,如此有趣,难怪声播远近,名传古今。而冀商的人文性,又是一番景象。河北人的文化性格和人文精神中,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情绪,一种悲壮美,所谓“慷慨悲歌”,所谓“山东好汉,河北英雄”。河北人的大轮廓是朴实平淡,侠义坚忍;内中又可分枝附注为宽容、大度、内敛、务实、尚武、正义、克制、服从等等。而这些人文性格还隐含着负面现象,如吃哑巴亏、平庸闲散、意气用事、冲动鲁莽等。这是由河北的地理位置,历史发展、地缘政治等因素决定的。
    ■“冀商”的四大贡献
    一曰开发东北,二曰沟通外蒙,三曰惠济京津,四曰物流天下。开发东北主要是老呔帮,这里用“开发”一词是毫不为过的。沟通外蒙最主要的是张库帮。这两段历史和代表人物,都市报已作了大量报道,不再赘言。冀中帮的历史贡献主要是惠济京津和物流天下。
    北京作为几百年的国都所在,其人口中河北人占据相当大的部分。天津更是如此,因为此地原本就是河北省的最大城市,曾为省会。这样,就有许多河北人在京津两市经商并扎下根来。如沧州丁德山三兄弟创建了“东来顺”,冀县(今冀州市)杨德山创建了“全聚德”,大厂铁百万为京城珠宝器行贡献颇巨,安国药材业对“同仁堂”的作用极大。天津食品三绝,“狗不理包子”、“耳朵眼炸糕”、“十八街麻花”,其始创者皆是河北人。天津城里有个“小冀州”,自然商家林立之地。如此林林总总,不可计数。冀商为京津两市的历史贡献,是值得今人感到特别自豪的。
    冀中商帮因其地域多特产特业,地区性、集团性、专营性非常明显。保定酱菜、安国药材、高阳棉布、辛集皮毛、安平罗网,顺平肠衣等等,莫不商帮遍地,物流天下。历史长,产品精,声誉佳,贡献大,多有“半天下”之美名。
    ■冀商的人文性与河北人的精神特质
    冀商的人文性中,自然而然地带有河北人的文化性格和精神特质。
    冀商不像晋商、徽商那样善于与“官”“政”结合。清赐晋商八大皇商,手持龙票做买卖,何等威风。据报载,老呔帮中“京东第一家”的刘氏资本,因与奉系军阀结怨,张作霖翻脸查封了刘家在东北的所有商号,导致刘家三分天下失其二。这样的事,在晋商、徽商那里是不会发生的。又报载,有一首旧时民谣:“山西人骡驮鞒,山东人大褥套,直隶人钱两吊”,用以形容三省商人还乡时的不同场景。这表明什么?冀商买卖不行,赚得少?有可能。     但从人文性来看还可以用另一首民谣来诠释:“山西人盖房,山东人存粮,徽州人修牌坊。”晋商,鲁商在外发了财,一般将银子弄回家,而冀商则往往留在当地作进一步发展。另外,河北人隐忍低调、不事张扬的性格,也可以对“钱两吊”作出解释。
    同是冀商,老呔帮、张库帮、冀中帮的人文性又有差异。这不奇怪,同为石家庄市的两个县,辛集人随和,平山人倔强;相邻的两个县,正定崇文,藁城好勇,可谓“十里不同乡”。但归纳整合一下,冀商的人文性还是可以概括出来,即闯练、诚信、平实、重义。
    历史上确实存在过冀商,而且这两个字应该是大写的。确证相对于晋商、徽商、浙商和其他各路商帮而独立存在的。有其独特经历、作用和影响的冀商,对于我们今日新冀商的崛起和发展,有着重要的借鉴作用和文化意义。

 

当前是第1页     共1页 


点击按钮转发:

 

  现在有 0 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姓名: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得到积分
  表情:
  内容: